“小微行家”叩開A股大門:浙商銀行的細功夫與甜果子
發布日期:2019-10-30

  時隔9年,又一家全國性股份制銀行將登陸A股。“港漂”三年半終于歸來的浙商銀行,將成為第35家A股上市銀行,也是全國第13家“A+H”上市銀行。

  10月11日,浙商銀行獲得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證監會”)核發的IPO批文,將有序推進A股上市進程。公司擬公開發行不超過25.5億股,募集資金在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充實該行核心一級資本,提高資本充足率。

  浙商銀行邁入A股的這一步,其實久等了。據英國《銀行家》雜志“2019年全球銀行1000強”榜單,浙商銀行按一級資本計位列第107位,按總資產計位列第98位。而無論用其中哪項指標,比浙商靠前的股份制銀行同業已經全部完成A股上市,其中招行、民生、中信、光大早已架構了A+H股兩地上市格局。

  而自2016年3月30日浙商銀行以3.96港元/股的發行價登陸港股至今,浙商銀行股價一直處于穩步攀升,復權后漲幅超20%。這在對內地銀行股理解度偏弱的香港市場里,是一份穩扎穩打的好成績。

  浙商銀行的經營也是如此。作為唯一一家總部位于浙江的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成立15年來,浙商銀行通過打造平臺化服務銀行,實現經營業績連年穩步增長,發展質效不斷邁上新臺階。

  據浙商銀行招股書顯示,該行預計今年前三季度的營業收入為330億至360億元,同比增長20%至31%;歸屬于該行股東的凈利潤為105億至116億元,同比增長6%至18%。

  據半年報,上半年末該行錄得資產總額17372.69億元,其中發放貸款及墊款總額為9327.02億元,不良貸款率為1.37%,撥備覆蓋率為239.92%。

  浙商小微行家

  除了以上這些大項指標,更值得關注的是浙商銀行以下的“首位”、“第一”、“領跑”數據。

  2018年末,浙商銀行普惠金融貸款余額1448.18億元,從“占比”來看,穩居18家全國性銀行首位,也是21家上市銀行首位。

  同時,無論是從“點均”還是“人均”小微貸款余額來看,浙商銀行在18家全國性銀行中也都處于領跑態勢。

  而且論“資產質量”,浙商銀行的小微貸款不良率一直是行業最低水平。

  所以在以上這些指標的維度,說浙商銀行是“小微行家”似也并不為過。

  到了2019年6月末,據該行半年報顯示:

  - 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至1576.18億元,較去年末同口徑(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增幅達12.12%;

  - 小微企業貸款戶數8.12萬戶,較去年末再增7000戶;

  - 小微貸款不良率繼續保持在低位,為1.06%。

  鑒于同業們的半年報尚未出齊,我們暫時無法完全肯定在上述諸項指標中浙商銀行是否蟬聯第一;但就其穩健的增長來看,小微貸款的“占比”、“點均”、“人均”、“資產質量”繼續在全國性銀行中處于領先位置,是顯而易見的。

  為實體抱薪者,也終被償之以飴。且不說“實體經濟才是金融的根基”這樣的大道理,即使是從最實際的業務和業績層面而言,我很贊同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金融業首席分析師王劍提出的一個觀點:“銀行業績背后的最大的基本功,其實是最為本源的客戶基礎;如果穿越周期來看,真正決定一家銀行優劣的,是其客戶基礎的質量優劣。”

  內力源自定力和能力。一家銀行的“客戶基礎”絕不是一年半載就能養成的:當小微貸款仍是世界級難題,這種KYC、這種既能保增速又能保低不良、這種多年來圍繞著客戶需求不斷創新的綜合金融服務,才能一點一滴地積累出“優質客戶基礎”,成為一路伴隨客戶成長的“主辦銀行”。

  在支持實體、服務普惠、深耕小微方面,浙商銀行就是這樣一家銀行。也正是因此,該行穿越周期業績始終穩健。

  去年底,銀保監會主管的《金融監管研究》雜志在一篇關于商業銀行高質量發展的研究文章中指出,股份行高質量發展水平形成了三個陣營,其中招行、浙商銀行、興業銀行等穩居第一陣營。

  2019半年業績中,浙商銀行以5.5%的資產規模增幅,帶動了21.39%的營收增幅和16.07%的歸母凈利潤增幅,內生性增長動能顯現。同時,1.37%的不良率和239.92%的撥備覆蓋率,“雙增”的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顯示浙商銀行資產質量優良,后勁游刃有余。

  浙商小微往事

  浙江是中國民營經濟最發達的省份之一。作為系出浙江的第一家全國性銀行,浙商銀行行如其名,天然攜帶著懂得民營企業、理解小微商人的基因。

  2004年,這家剛成立的“00后銀行”,面對早已發展數十載甚至近百年的同業,浙商銀行在競爭中選擇的差異化道路,便是擁抱浙江腹地上大量活躍的中小企業客群,為他們去深耕彼時全行業還相對薄弱的小企業和投行業務。而這兩塊業務,也是浙商彼時“一體兩翼”戰略里的一雙翅膀。(注,“一體兩翼”系以公司業務為主體,以小企業銀行和投資銀行業務為兩翼。)

  浙商銀行深耕小微的戰略定力,這么一“定”,就是十五載春秋。事實上這一路,這家銀行在服務小微的道路上探索過很多新路子、也創造過不少“第一”、“首家”。只不過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浙江人治行往往低調實干,他們做得多,說得卻少。

  講幾件“愉見財經”與老浙商人私下交流才得知的事情。

  2007年曾有過一個業內競相研究借鑒的“橋隧模式”,是銀行服務中小企業時,解決了傳統擔保模式下信息不對稱,建立新型風險共擔體系并開掘企業的產品技術、客戶資源、企業商譽等以“變現”殘余價值的模式。新華社內參刊登《“橋隧模式”打通又好又快發展的金融渠道》一文。

  鮮為人知的是,追根溯源,“橋隧模式”誕生于浙商銀行的杭州城西支行。這家支行曾是全國首家小企業專營支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席卷,也對江浙一帶的中小企業造成巨大沖擊,曾經經營平穩的企業也面臨倒閉。在那樣的歲月,浙商銀行主動挖掘優質卻“落難”的企業,通過更嚴精細化的風險管理,保證了小微業務的持續發展。

  2008年11月12日上午12點,在浙商銀行總行臨時騰出320會議室作為的簿記建檔室內,傳真機呼呼地吐出了最后一張5500萬的訂單。大家互道祝賀,在鏡頭前合影留念。

  這一刻,是中國首單中小企業信貸資產支持證券成功發行的瞬間,開創了國內中小企業信貸資產證券化的先河,總額為6.96億元,浙商銀行為“中小企業貸款難”問題又尋獲一條新的解決之路。

  十五年里,浙商銀行這樣的故事還不勝枚舉:

  - 比如作為國內首批單位,創新發行引入內部分層增信結構和第三方回購機制的中小企業集合票據。

  - 比如作為主承銷商成功發行了浙江股權交易中心首單私募債券,開創了國內商業銀行承銷發行區域金融市場私募債券業務的先河。

  - 比如在全國主要商業銀行中率先全面實施經濟資本管理,建立了更適配業務模式的以經濟增加值和經濟資本回報率為核心的績效考核體系。

  - 比如成為國內第一家實現基于企業級SOA構建信息系統和再造業務流程的銀行。

  ……

  浙商小微進擊

  時光不息向前,銀行的服務也貼合著企業而向前。如今,民營企業、小微企業們的經營方式變得越來越現代化、數字化、智能化,浙商銀行也隨之不斷進擊。

  最招牌的,要數浙商銀行打造“流動性服務銀行”的“三大平臺”:池化融資平臺、易企銀平臺、應收款鏈平臺。半年報數據顯示,應用“三大平臺”服務的小微客戶已達7487戶,比去年末新增1634戶,“三大平臺”新增客戶中三成是小微客戶。

  具體來說。“三大平臺”中的池化融資平臺,創新點在于將應收票據、應收賬款等各類金融工具放入“池”中,統一管理及生成授信或融資額度,并提供綜合全面的服務;同時,在資產池、票據池、出口池基礎上,還推出了在線供應鏈金融“1+N”解決方案和貸款產品,形成一套完整的企業流動性綜合金融服務解決方案,幫助企業盤活資產,降低融資杠桿和融資成本。截至半年末,浙商銀行資產池簽約客戶24092戶,較上年末增長8.08%;池內資產余額3534.08億元,池項下融資余額3080.12億元。

  “三大平臺”中的易企銀平臺,則是浙商銀行創新“互聯網+實體企業+金融服務”理念,融合結算、信用、融資等專業技術,創新與企業集團、供應鏈核心企業和互聯網交易平臺等的合作模式,為客戶成員單位、上下游企業等提供創新型綜合金融服務平臺,方便供應鏈上下游企業在線融資、降低成本,支持核心企業建構供應鏈生態圈。截至半年末,落地易企贏平臺265個,較上年末增長13.25%,平臺累計融資額616.33億元,較上年末大增67.55%。

  “三大平臺”中的應收款鏈平臺更是創新點十足,依托區塊鏈技術設計開發,直擊了民營企業、中小企業們多半都有的應收賬款痛點,可以將企業應收賬款轉化為電子支付結算和融資工具,幫助企業降本增效。截至半年末,浙商銀行落地應收款鏈平臺1848個,較上年末增長31.06%,區塊鏈應收款鏈保兌余額722.70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0%。

  除了這些整體模式上的首創精神,在具體的貸款品種上,浙商銀行業為小微企業們量身定制。

  其中最值一提的是浙商銀行在業內率先提出做“智能制造服務銀行”,其“融資、融物、融服務”的創新理念再次領跑行業。這一系列產品又能細細地解讀出一大篇文章,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跳轉“愉見財經”往期專欄之《金融支持民企路在何方?這家銀行有個規模、質量、效益兼顧的辦法》。

  截至2019年6月末,浙商銀行發放特色的“智造貸”6.09億元,為790戶小微客戶在產業升級方面提供融資;開展小微項目183個,累計授信額度近238億元。同時,在匹配客戶的業務線上轉型方面,浙商銀行向小微客戶推出“e家銀”代發工資等平臺化服務、小微資產池業務,截至半年末,全行小微業務線上累計授信金額達224億元。

  

  來源:愉見財經

巴萨新球场计划